第A03版:城事·社会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头版

第A02版
时事·要闻

第A03版
城事·社会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2月3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走出来”的距离
——上饶市中心城区无障碍设施调查

  “如果可以,不想麻烦别人”

  

  

  11月10日,在回福佑助残中心的路上,谢金忆从轮椅上摔了下来,席春良和张世样急忙扶她起来。“你看,就是一个这么小的坑都能使我们摔倒。”一旁的谢真说。这个“坑”,其实只是地面上的一处小小的凹陷。

  上饶市福佑助残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在上饶市、信州区两级残联和保障性住房管理局的支持下,去年10月在东都花园小区正式成立。中心门口的一块标牌上只有四个字:自助、助人。

  39岁的席春良是这里的“老大”。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面庞稍显黝黑,一张微笑唇,有个啤酒肚,与许多中年男人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他坐在轮椅上。

  21岁那年,一场车祸改变了他整个人生,千斤顶压在他身上,致使他脊髓高度损伤。在那之后,他在家待了12年都没有出过门,对他而言,那段日子极为痛苦。撇开身体的痛,最让他难过的,是觉得自己是个“废人”了。“我家在农村,父母也就是在家种一点田,也没有什么收入,还要照顾我。我不但一点也帮不上家里,还连累了他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席春良的心走出来了,但身体却还是没有走出家门,主要还是因为不方便,当时他住在半山腰的家里,下来需要两三个人抬。“当时就是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感觉反正自己出去也做不了什么,还要麻烦别人,所以就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在他看来,残障人士要想真正“走出来”,经济独立是关键。

  “如果可以,希望别麻烦别人。”这句话,在采访中席春良说了很多遍。“如果能尽量不让别人帮忙的我们都不想打扰别人,除非有时候真的实在没办法了。”

  

  

  

  今年9月25日,席春良记得特别清楚,因为那天是女儿的生日,他带着女儿和外甥女去吃韩式自助火锅,然而,“火锅店门口有石柱,我进不去。”他只能从火锅店旁的一家服装店穿过,店前有一个台阶,轮椅还是女儿帮忙抬的,最后再绕路从火锅店后门进去。

  对于能直立行走的人来说,上一个台阶不过是抬抬腿的事,然而对于坐在轮椅上的伤残者来说,至少需要四个动作:用手往前滑轮椅、身子前倾、在接近台阶时往后滑动轮椅让轮椅的两个小前轮翘起来、使劲往前滑动轮椅。然而做到这四个动作,还有一个前提:熟练掌握使用轮椅的技巧。而成功上一个台阶的前提则是这个台阶不能太高。

  与席春良不同,来中心不久的谢金忆对轮椅的使用显然不太熟练。

  22岁的谢金忆是三个月前来中心的,她是个很爱笑的女孩,喜欢称自己是“宅女”,和大多数混迹在社交媒体上的青年人一样,喜欢吐槽自己的发量。谢金忆回忆,外婆病重时对她说:“他们都有手有脚的,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谢金忆坦言:“我们这边(中心)经常组织户外活动,但我不太喜欢,我比较喜欢安静,还有就是自己出去不方便,别人也不方便,大家都那么不方便了,还要麻烦别人,我不喜欢麻烦别人。”

  有一次,她在路上摔倒,手机也摔出去了,当时身旁还有同行的人,她着急起来而忘记捡手机了,“如果是我自己摔的话,我就不会那么着急。他们也着急做别的事情,然后我一翻身就起来了。”等她发现手机不见的时候打电话过去,手机已经关机了。

  哪怕是考取了C5类驾照,攒钱买了一辆小汽车,出行可以选择驾车,席春良还是说:“离开轮椅,我们寸步难行。”

  席春良说,中心也没有专门教他们使用轮椅的人,只能通过自己摸索,一点一点来,谁懂得了什么技巧也会教给其他兄弟姐妹。“在这里(中心)的人全都摔过。”

  据信州区残障人士联合会副理事长王辉介绍,目前,信州区登记在册的残障人士有7066人,其中肢体残障者3920人,重度肢体残障者949人。

  然而,除了东都花园小区一带的居民经常能够看见坐着轮椅的人三五成群结伴出行,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们却极少看见这些残障人士。

  

  

  

  11月8日,笔者先后走访了信州区的几家公立医院发现,院内均设置了部分无障碍设施,但一些细节被忽略,整体的无障碍环境还不够理想。

  在位于信州区书院路86号的上饶市人民医院,记者发现,急诊大楼内厕所设有无障碍卫生间。内科、儿科大楼坡道设有U型坡道,内有低位服务台,安全通道内设置有过道扶手。电梯内也安装有残障人士使用按钮板和残障人士使用扶手,但电梯入口无盲道标识。但是在急诊大楼、发热肠道门诊部均未设置残障人士使用坡道,急诊大楼内无过道扶手、电梯内也没有残障人士使用按钮板,也未设置方便残障人士使用的低位服务台。此外,住院部大楼坡道过陡,坡度较大,不适合残障人士出行。

  而位于信州区五三西大道与市医巷交叉口北50米的上饶市立医院,医院大楼进出口坡道为一字型,坡度较缓,适合残障人士出行。院内有无障碍卫生间。部分楼道有设置过道扶手。电梯没有设置残障人士使用按钮板,电梯入口也无盲道标识。

  此外,上述两家医院均有共享轮椅租赁,供残障人士使用,但院内皆未设置盲道。

  华润万家购物中心客服、外联负责人毛建国针对目前商场未设置无障碍卫生间、无障碍入口少等问题表示,公司会在12月20日之前把明年的发展规划、预算做好,会多为特殊人群考虑,在原来的基础上做出改进,把改进放到计划中去,做好相关的预算。“在原有的基础上,进一步贴近生活、贴近百姓。”

  笔者调查发现,市区现在有539辆公交车运行,公交线路达到了44条,但正如席春良所说,目前没有任何一辆公交车上安装有无障碍设施。对此,笔者采访了上饶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的经理陈飞。他表示,目前设有无障碍设施的公交车没有批量生产,公司下一步采购公交车时会考虑。另外,根据公司的相关政策,残障人士坐公交是免费的,他们和上饶市残联已开展了合作,会经常去社区开展义工活动。上一次,助残中心组织去南昌参加比赛,他们还特意派出6路公交车去火车站接他们回来,因为6路车只有一个台阶。“没有发现多少坐轮椅的人会坐公交车。”陈飞说。

  

  

  

  席春良和张世样说,希望银行的无障碍设施能够更完善些,尤其是农商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因为残障人士补助与农商银行挂钩,低保与邮政储蓄银行挂钩。“这些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张世样说。

  10月27日,笔者走访调查了几家银行的无障碍设施情况。位于叶挺大道279号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进门处有一处斜坡,但银行内部没有厕所和特殊座位。位于叶挺大道278号的上饶农商银行信州支行,进门处有一处斜坡,但没有无障碍设施相关标识,二楼是办公室和信贷处,上楼只能走楼梯。上饶农商银行营业部办公室主任朱顺成说,在信州区内有14个农商银行网点,其中有5个左右的网点有无障碍相关设施。

  张世样说,无障碍设施不仅与他们这样的人有关,还与这社会上的老人、孕妇有关,“其实无障碍很简单,有时候也许就是一块板,少一点台阶,或者把一些地放缓一点,我们不要求有多平,能让我们出行就好了。”他说,在有台阶的地方,别人帮也不好帮。

  席春良喜欢旅游与唱歌。他说中心门口的“自助、助人”标语是希望残障人士们能够自己独立,自己帮助自己,然后去帮助其他的兄弟姐妹。“我们经常滑轮椅出去也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这些群体,更希望影响其他一些无法行走的人,希望他们也能够走出来。”而在一些空闲时间,席春良他们也会去看望一些在家的残友,鼓励他们多出来走走。

  (傅华香 丁飞 黄姝瑜 刘苏慧 周潇珑 伍娟 文/图)

  “他没有考虑到我们”

  “其实无障碍有时很简单”

  总会遇上“没有办法”的时候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网络中心-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时事·要闻
   第A03版:城事·社会
   第A04版:综合·社区
   第A05版:热点·纵览
   第A06版:楼市·家居
   第A07版:金融·证券
   第A08版:公益广告
“走出来”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