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信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信江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2年9月10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柱山

  铅山天柱山乡距上饶市区67公里,过了林家十八弯,马路平坦,视野开阔。我请廖师傅开慢点,可以车览高泉河畔风光。高泉河对岸是一长排雪白的楼房,廖师傅说,这是移民搬迁和农垦职工旧房改造的自建房。马路的另一边是散落在蔡家坊村的民居。整齐雪白的房屋与绿色的田野相映衬,也是城里人羡慕的风景。

  记得第一次来天柱山是1992年7月的某一天,那是一场百年未遇的洪灾之后,应铅山县朋友之邀,来天柱山采访灾情。

  洪水过后的天柱山,说满目疮痍,一点也不为过。高泉河畔的百年枫杨树连根拔起,老桥头旁的一栋框架楼房连基脚冲走,整栋房子卷入山洪中,几吨重的鹅卵石从河里移到马路中央,这是灾情大片里的场景,在天柱山乡“92大洪灾”中真实出现,乡里的百姓只能眼睁睁看着家园被毁。那时,我妹夫在天柱山乡工作,他和同事张正樑在通知群众转移时,险些掉进咆哮的洪水中。因公路损毁严重,我们随察看灾情的领导到天柱山时下车走了大半天才到达乡政府。这场大山洪,过去整整三十年,当年惨状,记忆犹新。

  记忆深刻的还有,天柱山乡干部群众战天斗地,抗灾自救的精神。当时,天柱山伦潭工具厂、天柱山车木厂、罐头厂还有出口订单,从厂长到职工,没顾得整理自己的家园,就忙着清洗车间泥沙,让机器转动生产,赶做订单,我采写的灾后重建报道,也被多家媒体采用。那段时间,妹夫在乡里数月没回家,还在上幼儿园的外甥坐在自行车上,看到一个戴眼镜路人,激动地跟他妈说,爸爸回来了!“戴眼镜爸爸”这个笑话,我们取笑外甥好多年。

  一别几十年,近乡情更怯。快到高泉河桥时,有人说到天柱山了,发现左侧山边挡土墙有个巨大椭圆造型,写着红彤彤的“天柱山”,这三个红色大字,很是气魄。桥头边还有一个广场,住在天柱山那几天,我每天会在高泉河畔的府前路散步。现在的高泉河已经拓宽,一条新建的大桥将河两岸的人连通。也许久晴未雨,河床裸露,巨大的岩石和鹅卵石突兀的河面,形成了一条石头组成的河。河两岸是整齐的楼房,通往篁碧畲族乡的高泉路旁多是正在经营的商铺,乡里的农贸市场也建在这里。夜晚,高泉河畔的纸茶广场,音乐响起,妇女们换上畲族衣裙,翩翩起舞。看见这整齐的街道,村民的楼房,听着开心的舞蹈,已经找不到“92洪灾”的印迹。是啊,跳舞健身的许多村民那时还没出生呢!

  天柱山乡有“河红茶之乡”美誉。地势由东南向西北倾斜,最高点位于乌峰洞,海拔1350米;最低点位于伦潭,海拔169米。境内有“乌峰洞”、“白石冈”、“尖峰顶“、“岭上岑”、“篁碧岭”、“毛栗冈”、“云霁关“、“马岭关”等山峰。这些地名与美景,分散在天柱山的崇山峻岭间,就是久居天柱山的人也未必全部到过。

  在天柱山避暑期间,我们慕名到了位于浆源、紫源、佛寨三个行政村中间的高家山村。一栋栋木瓦结构的六榀屋沿山坡而建,屋后有菜园,山泉从竹枧汩汩流下,还有一排排整齐的风水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村前有株五百多年的银杏树。站在高家山村的岭上,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还能远眺伦潭水库的风光。

  在天柱山乡,我们还步行到连四纸发源地浆源村,往返一万多步,出一身大汗,感觉非常舒服。可以说,从高泉到浆源,一路翠竹青青,路下是田野和村庄,透过竹林拍村庄和田野,无论怎样拍摄都好看。特别是行至有小桃园之称的周家村,白色的周氏宗祠衬着一望无际的高标准农田,好像是一幅自然天成的村居图。

  眼下,正是一季稻抽穗扬花时,看见露水在禾叶上滚动,心里就有一种踏实感。浆源村民的房子非常整齐,门前可停车,屋旁摞满了劈柴,有户人家还种了紫薇树,白墙红花很是相配。靠着山边,还修了乡村森林公园。再往前走是马铃林场。过去农垦职工和上海知青住过的石屋还在,墙上爬满了青藤,有牵牛花点缀在青藤中,屋旁的山泉水还在流淌,这是青春的记忆,只是当年的建设者不知去了何方?  

  在浆源村茶马古道的牌坊前,遇到一位背着手散步的老人,我让老人小心脚下石头,老人说没事。老人叫熊忠范,今年95岁。熊忠范说,天柱山长寿老人多,长寿的夫妻多,活到九十多岁,不是稀奇事。

  如果说天柱山只有自然风景,没有文化遗存,绝对是你还没有去发现。乡政府围墙旁就有两个很大的旗墩,是一位叫熊步街的人中进士时立的。这个村庄因此叫熊家村,现在居住的村民也大多数姓熊。走近旗墩一看,石刻的字迹模糊,年代不详,旗墩上摆放了花盆。

  想起刚来那天在天柱山理发时,理发师告诉我可以去上坊岭村看看,有茶场、村庄,还有一把大茶壶。果然,没走几百米,在高泉路老桥的一个拐弯处,就看见那把超级大茶壶,壶嘴对着河,微微倾斜,告诉人们到了茶乡,喝壶好茶。

  听说上坊岭也有旗墩,于是又爬坡上行,正是中元节下午三点多钟,只见村庄鞭炮阵阵,烟雾散去时,一长溜男士端着果盘走出,盘子上放着馃、糕、水果、鱼肉,七盘八碗,很是丰盛,原来他们到社公庙敬社公老爷。有位村民还请我吃糖糕,其它几位村民也热情邀我到他们家喝茶、吃灯盏粿。我问村民,听说你们村里有旗墩。他说有,并带我参观祠堂。只见祠堂门口果然有旗墩,祠堂里写着“三登堂”的堂号。

  汪彩萍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信江
   第04版:专题
情满中秋:时间轮回中的至味
天柱山
粮收之季
三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