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信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信江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2年7月9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家什上的记认

  林孙珍

  家庭使用的家具、器物等,谓之家什。便于识别和记住的标志,谓之记认,也叫记号。

  “家什”和“记认”这两个词,南方人口语常用,文字表述少见。

  日常生活中,离不开家什,比如桌椅板凳、沙发床铺、锅碗瓢盆之类。

  记认使用则更是广泛,边境线上立个界碑,丈量土地打个木桩,行走在深山老林中怕找不到返回的路,顺手折断一根枝丫或绑一根布条,等等,都是记认。

  自然生成的记认也不少。省、市、县、乡之间的分界,有以江河为记认,有以山脉分水、关隘或道路为记认。分田分地、邻里宅舍的分界记认,或沟渠田埂,或滴水弄堂,不胜枚举。

  在乡间,不仅家什上的记认随处可见,偶尔也体现在契约文书中。

  树大分枝,儿多分家,分家得写“分关”(契约)。常见的田地、房屋买卖或租赁,谈成了要写契约。     

  旧社会乡村识字的人极少,一个村子里会写契约的,不是教书先生,便是家境相对宽裕读过私塾的人。执笔者首先根据中间人或长辈调停后双方谈妥的意见,把契约拟好,再一字一句抑扬顿挫地念给在场的人听,等大家都听明白首肯了,立约人和中人才一个个签字画押按手印。有不识字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怎么办?别愁,他们会用毛笔在契约上颤颤巍巍地画个独一无二的形状符号,俗称“打花绘”,也有叫“打花箍”的,然后按手印。这“花绘”也是记认,且基本是画押者自己绞尽脑子设计的,像花不是花,像字不是字,机关藏在细微处,旁人往往不易察觉,你想模仿得一模一样还真有点难。

  记认与LOGO都是方便识别的标志,但两者又不尽相同。过往书写或镌刻在家什上的记认多为文字,不会文字书写的人,为省事,也有自己画个符号的。现代LOGO就讲究多了,要专门设计,多为象形,也有会意。

  过往人们在家什上做个记认,重要性无可挑剔,因为家什不会说话,可能被借,记认是所有权的宣示。不常见人们会为某个物件的归属问题发生争执吗?一个说,“别争了!这东西就是我的!”另一个说,“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有记认吗?”对方无语。可见记认的重要性。

  家什上的记认,如今几乎不见,而在从前,则是普遍。从集市里买回来两只箩筐,或者请篾匠师傅来家做几天活,编织了箩筐、簸箕、凉席、嫁女的锁篮、晒谷物的竹簟等,都要请乡间笔墨好的人来号上字。箩筐腰间两侧鼓起来的部分,一侧写两个大字,周姓的写“周记”或“周办”,另一侧写“大名”。有的还要小字注明家族出处,比如林姓,写“西河郡”。注明“会稽郡”的,是秦姓或贺姓。

  请木匠师傅上门新制作了一张圆桌,也要在桌子腿上注明所有人姓名和年月日。家庭用的包括蓑衣、斗笠,扁担、水车、打谷的禾桶,诸如此类,无一例外。

  家里新购进碗盘酒杯调羹,要请瓷器店师傅琢字。师傅在瓷器上刻字,只需一根细细的金刚钻,一个小锤,左手握钻,右手拿锤,掌握好力度。那琢字的声音,像好听的音乐,“叮叮叮叮”,节奏急促而均匀,两三秒钟琢成一个。待全部完成,用毛笔沾点墨汁一抹,便成了永远抹不去的印记。

  瓷器店师傅琢一个字收一分钱,客户有的琢姓氏,有的琢号。若一村人都同姓,为避免日后混淆,便琢自己姓名的最后一个字。我养父叫林显嘉,所以家里的碗盘调羹,都有一个“嘉”字。

  连碗盘调羹都要刻字做个记认,现今的年轻人也许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往日,确是必要。

  乡村场地宽敞,乡里人家每逢婚丧嫁娶红白喜事需要摆酒席,一般不去酒店。酒店价格贵点倒没啥,关键是味道未必有家里做得好。现在更方便,访到手艺好的大师傅来家,算正餐130至160元一桌,桌椅板凳碗盘筷子调羹都会带来,包括洗菜切菜工,东家只需提出标准根据师傅提供的菜单买菜。而在从前,所有桌椅板凳和碗盘筷子酒杯调羹等都需要到各家各户去借。借一张圆桌一般五毛钱一次,借碗筷不要钱。办喜事的,归还时要给点喜糖或寿饼以示感谢,以便再借不难。可想而知,摆一次酒席几十桌,所借家什来自各家各户,若无记认,怎好分辨?

  家什上做记认不仅体现在家庭,公家亦然。县政府、人民公社、各单位的办公家具上,都有归属注明。我儿时读书的小学,课桌椅上都手写着“横山中心小学”或“吉岩小学”字样。到1979年进华东师大读书,课桌椅上还有“华师·中文”或“上师·中文”之类的字样,只不过不是手写体而已。

  在自己喜欢的物件上做个记认,也是屁小孩的最爱。儿时逛新华书店,看到喜欢得不行的书,一狠心,花五角一块买下来,回家必定要找一张牛皮纸或旧画册的铜版纸包好,然后在书的扉页上端端正正地写上:珍惜图书,人人有责;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某某某某年某月某日购于某某新华书店。不仅如此,“珍惜图书,人人有责;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十六个字还要用笔反复涂抹加粗。

  过往,公家召开大型代表会议,通常会给代表们发一个搪瓷杯以示纪念,杯子上印着“某某县三级干部大会纪念”或“某某地区农业学大寨代表大会纪念”、“某某省工业学大庆代表大会纪念”的类似字样。我见过最牛逼的搪瓷杯,莫过于印有“赠给: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字样的。

  搪瓷杯时间长了,表面的搪瓷容易脱落,脱落后的痕迹圆圆黑黑,像螺丝厣,难看。因为这是荣誉,但凡家有这类搪瓷茶杯的,都珍惜有加,只要发现,会千方百计找点白色的磁漆涂上。

  物资稀缺年代,别说有重要纪念意义的搪瓷杯,大瓦缸破了能补要补,家里的碗盘,若不小心摔成两瓣,会藏妥,等听到街巷里出现浙江永康师傅的吆喝声:“打铜修锁补锅补碗补钢精锅补脸盘罗”,立马出门请师傅补上。补碗的钉子,形状与原理类似装订针。修补时,师傅先用胶水拼接,再用手工钻沿着裂缝两边各钻几个小眼,把钉子两头穿进去,再反折过来,最后用小锤轻轻敲打掐紧。师傅的收费标准,根据碗盘大小和所需钉子几个确定,五分至一角两角不等。

  家什上的记认以及与记认相关的有些情景,如今怕是再也看不到了。闲来无事,码几句文字,权当给那个物资奇缺的年代做个“记认”,至于有无价值,不管。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信江
   第04版:专题
家什上的记认
我做你的眼
田野上
夏荷
雅事生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