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信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信江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2年2月19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 村

  

  科夫  李臻

  丁山村,这个坐落在磨盘山中的小村庄,是当年方志敏坚持革命斗争的坚固堡垒。大革命失败后,方志敏潜回家乡发动群众,带领大家“重起炉灶,再来干吧!”,正当紧锣密鼓准备秋收起义,大劣绅张念诚带领白军疯狂扫荡,革命者不得不躲避到这个山高林密的地方。方志敏利用同学关系,早就在这里打下深厚的群众基础,以毛竹做纸为生、生活贫困的农民,被方志敏闹革命、救穷人的思想和勇敢侠义的人格魅力吸引,纷纷支持革命。方志敏鼓励大家:“革命一定会成功,革命成功了,要首先让大家有饭吃、有衣穿!”全村100多户农民,全部参加革命,家家有人参加红军。正是有了丁山村,红色的火种才有了绝地反击的希望。打量着这个不凡之地,深深被革命先烈的英勇和群众的无畏精神感动。山头环绕,竹海苍碧,犹如群众声势浩大的力量汇集。来到北面山坡,一棵香樟、苦槠、红豆杉根系盘结一处、形如一体的奇树,傲然挺立,身形巨大,被当地群众喻为方志敏、邵式平、黄道三位志士并肩战斗的形象。仰望东面山腰两株巨枫,村民说:“树下一块平地,是方志敏给群众开会、讲革命道理、战斗出发的地方。”丁山村民,如今绝大多数已落户县城,或迁居山下,住上楼房,早过上了幸福生活,村里只剩四位留守老人,一位余姓老人说:“解放后,我们没房,政府给我们造;没有牛,政府给我们发,感谢共产党!感谢国家!真的像方志敏说的那样,给了我们好生活!”脸上难掩激动之情。的确,党团结人民革命的历程如在昨日,对人民的承诺也已越来越多地实现了。

  山脚祝家村,一栋白墙灰瓦的土木平房伫立在一块平地上,低矮、陈旧的模样并没有掩盖它曾经璀璨的光芒,当年赣东北红军总医院的所在,军民一心、齐力奋发的特殊据点,翻滚过多少奇迹般的风云。1932年8月开始,红军总医院适应政治和军事形势变化,积极开展伤病员救治工作,医院下辖4个分院,最多时收容2500多伤病员,员工达到700余人。百姓鼎力相助,繁重的后勤服务、采运药品、采挖和制作中草药、运送伤病员等事务,都有来自各地的群众主动参与,信念的力量汇成一股洪流,在此发光发热,不少伤病员还寄放在老百姓家中,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医院也不忘鱼水情谊,经常为村民把脉问诊,送医送药。热情围上来的村民告诉我们:“那时候,老百姓和红军就是一家人!”随着第五次“反围剿”失败,1934年11月,总医院迁往德兴,年底,又随军整编,主要医护人员北上,伤病员绝大多数分散到群众家中治疗、保护。天然的屏障,细心的呵护,红军战士再次走向战场。

  驱车前往方胜峰,探访著名的方胜峰会议旧址。方志敏在《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中写道:“这次会议,的确是赣东北苏维埃革命运动的一个重要会议……”1928年6月25日,为了统一党内思想,明确斗争方向,在弋阳、横峰交界处方胜峰(当时叫庙山)的一座破庙里,方志敏主持召开了两县县委联席会议,出席会议的有邵式平、黄道、吴先民等20余人,会议总结了转入游击战争以来的情况,讨论了就如何应对当前严重形势的问题,批判了团省委特派员庞云飞“埋枪逃跑”的错误主张,否决了将队伍带到根据地外流动游击的意见。方志敏提出坚持根据地斗争,依靠群众、与群众共存亡的意见。耗费一个多小时,我们在雨雾蒙蒙中吃力地爬上山峰,来到一座旧式土木瓦房跟前,禁不住为彼时敌人重压下、奋力抗争的英杰们呈上由衷的敬意。草木森森,云飞苍茫,四野寂旷,路在何方?光明不是庙里菩萨的慈悲,求之即来,而是远天、群山那边的海,浩瀚却不知方位。菩萨已被移走,厅堂摆上了木板条钉成的长方形简易桌子,上面放两只竹篾外壳开水瓶和若干茶碗,看去像是开会的场景。我们轻声议论,那天,那些扮装成香客的人来此秘密开会,怕是连这种条件也是没有的,或是坐的坐,站的站,围作一团,极力压低嗓音争论、决策。所幸,他们的精神犹如穿越迷茫雾障的天光,投射在这片山山岭岭。方胜峰会后,在方志敏、邵式平指挥下,工农革命军取得了金鸡山大捷,一扫悲观失败的阴霾,群众的革命热情被重新点燃,赣东北革命形势逐渐好转,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在漆工镇,还有两个颇有意义的村落,一个是方胜峰山脚的枫树坞,这里家家有烈士。我们来到这里,瞻仰村东山脚长眠着的一位烈士——龙志光。随行的弋阳县委党校诸葛副校长动情地讲述:龙志光,贵州人,1903年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1929年投诚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连长、团长、旅长等职,1931年11月,他带领红军第五次围攻敌夏家岭炮台,不幸牺牲。诸葛副校长边说边指着不远处山腰另一个曹姓村落,语气低沉地说那是另一位烈士——龙志光妻子曹林花的娘家,在龙志光牺牲后的1933年,曹林花在葛源被敌人抓住杀害,两位烈士没有后人,村民主动将孩子过继给他们,作为血脉传后。立在烈士墓前,我们陷入深思:大地有情,百姓不忘,就让这对烈士情人在九泉之下永远相伴吧!

  另一个村子叫里直源,是方志敏烈士唯一的女儿方梅寄养的村庄,方梅在此平安生活十八年而未被敌人发现,全赖养父养母的悉心照料和村民的守口如瓶,如果稍稍走漏风声,她将难以顺利生存。当时的生活条件十分恶劣,新生儿又年幼体弱,方志敏妻子缪敏最担心的就是女儿挨不过那个严寒的冬日,方志敏安慰道:“生于严冬的梅花,恰恰也是生命力最最顽强的!”,遂取名方梅。流连在方梅出资建在村口的“哨棚”旁,大家真切体会到她对故土人民的感恩,正是群众的养育和护佑,才有了烈士后代的今日。

  踏着烽火岁月的遗迹,一路瞻仰,一路感怀。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信江
   第04版:专题
红 村
一场雪
铅山灯盏馃
故乡的猪头岭
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