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文化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文化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20年8月15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瓢泉山水

  吴有君

  辛弃疾寓居带湖时,在1186年访问过瓢泉,那时叫周氏泉,是他后来改成现名。何也,一则有形。“规圆如臼,直规如瓢。”二则有意。说是孔子弟子颜回,甘居陋室,一竹篮饭,一木瓢水。辛弃疾遭打击,心态同于颜回,写出《水龙吟》“乐天知命,一瓢自乐。”

  改名后,辛弃疾又收购了瓢泉。《洞仙歌》中“便此地,结吾庐”晒出了他的心意。有研究者推测,他“遗情别恋”除了风水诱惑,大概是俸禄不足以支持不耕不种的“稼轩时日”,需躬耕田亩、补贴家用。他说过:“人生在勤,当以力农为先。”

  辛弃疾再次被当政刷了下来,是1194年,那时,是福建安抚使。这也成全了他欲在瓢泉建居所的时间。翌年春天,他就完成了先期建设。世道多变,人生诡异。他在瓢泉“留一手”,真的有了“第二条活路”。1196年,带湖居所遭遇一场大火,家园失去了。为何失火,这道谜叩问世人近千年。

  如此,辛弃疾全家只好转场,瓢泉时光正式开启于1196年。十余年,他既农耕又搞续建,更不缺饮酒挥毫,长歌相对。“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就是他与陈亮应和词赋中感人至深的一句。据说,他在瓢泉作诗作词250余首,今天,可以读到的还有173首。这些作品融入了鹅湖山、状元山等等元素,倾泻了作者对铅山风光的一往深情。

  至于瓢泉,辛弃疾当然有形象的“壁画”,总能激起后人对瓢泉的遐思与向往。“飞流万壑,共千岩竞秀”,这是《洞泉歌》中的一句。《南歌子》更细腻:“清清流水细侵阶,凿个池儿,唤个月儿来。画栋频摇动,红蕖尽倒开。”

  瓢泉,位于铅山永平镇期思村瓜山脚下,距上饶市区不足百里。辛弃疾诞辰880周年(1140年5月生)的清明时节,我们开启了一段探幽寻访。在上饶市作协副主席、铅山县文联主席丁智的引领下,我们从城区向瓢泉出发,但见提升过的快速通道以及交替出现一段又一段的古驿道,不时递送古镇、古城、古寺和古亭等往昔的标签。内心的感觉如辛弃疾一样,在畅饮一蛊陈年老酒。一级再一级递进的大小山门,司仪一般伫立两端又雅致地退去。顺着主人的指认,高耸雄浑的鹅湖山扑面而来。丁主席介绍说,在铅山所有乡镇都可以看得到慷慨的鹅湖山,并且角度不同,造型各异。这一点,我们失之察觉,幸亏主人点破。正是,贴着鹅湖山下入闽通道行走,鹅湖山恢宏的身影真的没有走远。也对,不是一块神奇的土地,史上的文坛佳话——两次“鹅湖之会”也许无缘上演。

  新鲜好奇之中,中国词乡——稼轩乡的路牌提供了情报,百米之内就是心之所向的瓢泉。出浴般的几蓬毛竹和挺拔青翠的三棵脆皮松树间,藏着用青麻圆石砌成的“凹”字型矮墙。墙根静卧着两口若臼若瓢的古拙岩泉。泉中落有飘离的黄竹叶,收到了反衬泉水清澈的奇异效果。两泉之间天生一条水流,看起来是一线挑两泉,任您想象,你说好似一对石娃子,我说如同担在肩上的一对打麻馃的石臼子。

  或许,怕我们怀疑泉水的品质,一位男性中年劳者,丢下手中的锄把,随手拿起墙头备用的水勺,舀了一瓢示范性地喝了起来,我也跟着尝了一口,果真凉爽清甜,直沁心底。久久凝视这生生不息的瓢泉,似乎漫来了奇怪的幻觉,隐约看见辛弃疾神情飘然、把酒赋诗的身影。明明是两口朴素的泉眼,也仿佛是面镜子,不知疲倦地鉴照流动的历史。

  有泉也有山,看看瓢泉背负的山,宛如“山山搭链”无休止地伸向东西两端,亦似“山姑娘”尽情地摆起油绿的长袖。拜在山麓成片的良田,水银一般展示自己的阔绰和价值。后转身子,背山面北,眼前更为奇特,历来被形家推崇的“船形地块”,飘动在哗哗的桐木江和紫溪水之间。两水殷勤地朝拜了瓢泉之后,又合二为一,算是有礼数地打了一个照面,又马不停蹄向西奔涌。

  难怪,辛弃疾来了就不想离开。在此绝佳宝地,他精心布点:除了在泉边建居弟,建稼轩书院,在瓜山上建有停云亭,在北部山麓造有吴宗祠。在水中,即两水合抱的吴堡洲“船形地块”中做了“山中咽飞泉,梦中断琴弦”的秋水堂,等等。尽管亭台楼榭,已经淹没在时光的尘埃里,但遗址尚存。多处散落着的柱础、青砖、条石、碎瓦和青石碑,好像在努力地拼图,为我们还原走远的日子。但也惋惜,这些岁月的行者,这些凝固的历史“碎片”,有的被农家拾用,成为院前屋后的“弃子”。

  主人读懂了我们的心思,指着身边一块大型展板推介起来,当地正在打造瓢泉生态文化公园,有的“散件”已被收回。瓜山的停云亭已完成重建,卵石山路“蛇行”到亭子,满足了开放条件。又指着脚下的石径说,这就是刚刚按辛弃疾休闲的线路修建的“辛公古道”。它的那一端连着历史上的“斩马桥”和“斩马亭”。

  轻轻地走在竹影披身的古道上,我们晃如穿行在时空的隧道,唯恐惊扰辛弃疾凝神的样子和与友人徜徉的影子。

  1188年的冬天,同为主战派的陈亮,从浙江永康驰骋800里来瓢泉。瓢泉居策边有一条小河,不知是马疲劳还是不敢涉水,陈亮多次驱赶,马还是后退,陈亮怒而拔剑飞斩马首。这一情景正好被楼上的辛弃疾看见,本来有病在身的他,精神为之一振,便下楼迎客。一对铁杆至交在此煮酒纵情、对词应诗,也深谈国事并同游鹅湖。虽然朱熹有事失约鹅湖,但有辛、陈两大巨擘,文学史上有名的第二次“鹅湖之会”正常上演。他们亲热十天,形影难离。好在还有辞赋成了接续的桥梁。辛弃疾的“长夜笛,莫吹裂”以及“看试手,补天裂”获陈亮“天下适安耕且老,看买犁卖剑平安铁!壮士泪,肺肝裂”的铿锵回应。后人为追忆这段“英雄演义”,在小河上造石板桥叫“斩马桥”,在桥边建亭子叫“斩马亭”。现在桥与亭都以新面貌同前来瞻仰的人或游客见面。

  他与文臣武将友好,与乡里乡邻也友爱。当地人亲切地称他为“辛阁老”。民间尚在流传“斩马盟誓”等故事。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文化
   第04版:时事·专题
   第05版:关注
   第06版:城事
   第07版:养生
   第08版:风尚
瓢泉山水
舞出汉唐气象 呈现大爱温暖
出过武举人的上方岭
灵西老街
周易井卦现身婺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