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信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信江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6月1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大地与天空之间

  沙爽

  南京城已是万家灯火,但正如我所预料的,当飞机爬升过厚厚的、昏冥的霾层,天空之上,黄昏展露。夕阳已坠落到云层以下,在西南的天际,笔直地铺开一道玫红的霞光。而玫红只是个笼统的、粗略的叙述,因为它的真实色彩难以形容:玫红中加入艳黄和橙红,如果用水粉或丙烯描绘,以我个人有限的调色经验,鲜艳的色彩之间会相互混淆,无法维持应有的纯粹和清透。

  而上帝的画笔正从西南扫向正西,在那里,是一片被夕阳辉映成金黄闪光的水域。它有曲折迂回的海岸,和海水中间铅灰的岛屿。水波粼粼,一道灰黑的陆地斜斜地延伸到海水里……在它与我之间,隔着大片漫长而灰暗的泥滩,像无法逾越的天堑。这是让人目瞪口呆的时刻,是许多个黄昏的眺望重合在一起。它是我故乡的海,于渤海以东,一片可以静观夕阳辉煌沉落的海域。近年每逢春夏,小城人习惯在海边消磨黄昏——他们隔着长达几百米远的泥质滩涂,遥望西天一线闪亮的水面——真的只是一线,仿佛仅仅因为必要的慰藉,那光才没有彻底地逃离人间。

  云上的风景于此时变幻。在近岸处,暗铅色的云朵凝成一道耸立的巨岩,很像是我在某年夏天见到的碣石——那一组由漫长岁月海蚀而成的、原本呈门状的礁岩,早在我见到它之前,左侧的门框部分已经倾颓,门楣随之坍塌。始皇帝费尽心机找到的通天之门,无人目睹它的开启与闭合。而云朵在天上制造的盛景何以与人间如此相似?或者,云朵也将轻易重建那道倾圮的天门,让某个飞升而至的灵魂得以顺利进入天界?

  而天空的沧海在须臾间换了桑田。霞光已尽,云端之上,暮霭沉沉。云端之下的人间,想必已是夜色苍茫了吧。隔着如此浓稠的云层,城市滑入又一个没有星光的夜晚。

  值机时特意选择了西侧靠窗的位置,按照预想,我将在飞机降落之前,目睹天津城高空中的落日,尔后一头扎入夜色与灯火——它们是并存着的时间,并存着的景色,有如我刚刚挥别的南国灼人烈日,和同一时间里阿尔泰降下的一场大雪。

  然而那一天,航班延误,让我在南京机场的候机楼里,与云端辉煌的落日图景交臂错过。

  在云端,霾是可视之物。云朵的脏,即便在黯淡的光影中间,也不可能混同于黑暗。曾经的一个黄昏,当飞机穿过灰霾的云层,西边天上的一轮太阳,由一个惨淡的光圈,突然变成了艳丽的橙红。弦窗外光芒耀目,一片白光之中,脚下那片灰白的泡沫之海凝滞不动。这泡沫细密,仿佛匀入了时间的灰烬,沉重,黏稠,在起伏的表面上密布张力。时空静止,只剩下发动机徒然的轰鸣。

  飞机再一次爬升,黯淡下来的西方天际,突然出现一道明亮的蓝,是靛蓝里加入了湖绿,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蓝天。

  是的,我从不曾见过这样的风景,仿佛身在外星。

  不知什么时候,飞机驶入两个云层之间,神秘的气流波涌而过,机身抖动。没有人慌乱,大家都是见多识广的远行客,并对自己置身其间的钢铁巨兽抱持盲目的信心。古人没有这样的飞行经验,却认定天有九重,他们究竟是如何得知的呢?难道他们的视力远超于现代人?这也有可能。彼时空气澄澈,没有雾霾,也没有电视和互联网之类摧残人类视力的家伙。他们用毛笔誊写或手工刻版的书籍,其字号至少相当于眼下的三号字。一册在手,转眼就翻完了。

  从天上往下面看,有的云彩真的飞得很低。云谷幽深,那云彩在下方众云的谷底——它们一定是我在呼伦贝尔草原上看过的那些云。那时候我乘坐的越野车在巴尔虎旗境内的国道上一路疾驰,我一度疑心,只要爬上车顶,就可以抓住头顶的那朵白云。而在这低飞的云朵之上,丝絮般轻薄的小云彩慢慢流过,是浮在天地间的一脉清浅流水。然而转眼之间,云海升腾,在弦窗之外。是的,在这样的时候,你会感谢有人发明了这个词:云海。它波起云涌,一浪叠着一浪,横无际涯。它是动态的名词,因而气象万千。

  在旅途之中,我还看见那些生长在天空中的植物,一种毛茸茸的灰白色灌木,它们有奇异的繁茂,在天风中微微起伏。它们占领了天空,成为这片领地里唯一可见的生灵。它们依靠什么而活?为何植根于虚空,又向虚空吐出花朵?

  在夜间,云彩在机翼之下铺展开广袤的极地之海,冰面洁白,冰层间的裂隙里露出海水的蓝光。——不,蓝其实来自于想象,真实的裂隙是深重的灰蓝,有时,这裂隙间会透出彩色的星光——那是城市璀璨的灯火,模拟着宇宙间星云的寥廓。或者,是人间无意中模拟了宇宙的图景,把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宇宙,重现在大地之上。

  当飞机的高度降低到云层之下,我看见了天津,满城的灯火那里一簇、这里一堆。机舱下不时掠过薄如雾气的低云,这些灯火随之闪灭开合,竟是像极了余火未熄的灰烬——如果你曾在夜间焚烧过送给故去亲人们的纸钱,你必定会记得那样的灰烬,它们是漆黑底色上瞬息绽放的微小红花,在不足一秒钟的时间里盛开和凋谢。美到极致有时近乎诡异,纸的灰烬便是如此。

  飞机降得更低了,可以看见路灯画出的城市街路,或直或曲,相互交叉又分离,倒像是黝黑大地上以利刃划出的伤痕。这个闪念令人惊骇,仿佛它同时带来了某种不祥的预感。而正当这时,前面几排座位上的婴孩突然尖声哭叫起来,似乎那预感正急于落到实处——据说,婴儿的直觉是最敏锐的,他们还保留着动物性的机敏和通灵能力,总能看到一些成人无法看见的东西。——这个襁褓中的小男孩提前看到了什么?

  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几分钟后,飞机顺利落地,一阵颠簸滑行,缓缓对接上登机口。

  又一场旅途结束了。

  

  沙爽,作品散见《诗刊》《散文》《钟山》《天涯》《大家》等刊。出版有散文集《手语》《春天的自行车》《逆时光》《拈花》,长篇历史人物传记《桃花庵主——唐寅传》,历史随笔集《味道东坡》等。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合作伙伴:上饶思锐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信江
   第04版:要闻·专题
   第05版:关注
   第06版:城事
   第07版:养生
   第08版:风尚
最忆是端午
山湾巨变
竹海深处人家
在大地与天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