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信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信江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6月1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山湾巨变

  伍晓芳

  和无数个乡村的夜晚一样,外婆家的村庄,暮色总是来得慢条斯理,和小路上暮归的老牛一样的步伐,和鸭子一摇一摆从池塘里爬上来一样的节奏。罗花鸡在暮色合拢的最后一刻才依依不舍地迈进笼子。当舅舅把柴刀锄头放在走廊,水缸边响起哗啦啦的洗手洗脚的声音。这时,杉木屋里煤油灯就亮起来了,腌菜炒辣椒的香味飘出来了。一家人开始围着桌子边说话边吃饭,舅舅偶尔会把筷子敲打在一个表哥的头上。一种原始而安静的生活,像清凉的月光一样,把这个村庄笼罩。这个村庄叫邓湾村,是我母亲的故乡。就是这个小小的山村,珍藏了我半个童年的记忆。也是这个小小的村庄,经历了一段不同寻常的风雨。

  邓湾村坐落在一个马蹄型的山湾里。是一个有着20户人家的小村庄。大都姓张,席、琚两家杂姓也早已与张姓联姻,有了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村庄地带狭长,十几栋房屋一字排开。房屋紧靠大山,树上的叶子风一吹就会飘到瓦片上,被雪压弯的竹子也总是垂到屋顶。春天,房后的屋檐下、厨房里一不小心就会钻出一根竹笋。山泉流下来直接就到了厨房的水缸里。村庄的前面并没有开阔的平地,也没有田畈。四五十米远处就是一条石头铺就的一米多宽的小路,路上唯一的一棵树是一株苦枳树,用干瘦的荆棘直指着天空,似乎代表着某一种隐喻。那是贯穿整个村庄,通往各家各户的一条主路。称之为“港”的小河依村而过。河水四季清澈,大人们在河里洗衣、洗菜,也洗粪桶。小孩在河里洗澡,捞鱼虾,也捞喂猪的丝草。河的下游筑了一个水坝,建了一个石碓房。石碓一天到晚都在咿咿呀呀地叫,舂米,捣做毛边纸的药渣。说到毛边纸,总会想起大舅舅,他常常坐在走廊上,把竹烟筒塞满烟丝,再折好一截毛边纸,用铁片和火石一敲,溅起的火星就把纸点着。舅舅吧嗒吧嗒地抽起烟来,一圈一圈的烟雾让夜色更浓。

  河的对面是一座更高的山,叫望家山,站在山腰能看清整个山村的面貌。山腰上分布着一块块梯田,叫“担谷岭”,春秋两季,他们在担谷岭上劳作,挑下一担担沉甸甸的生活。望家山的山脚盘旋着一条蜿蜒的公路,这是山村连通外界的唯一纽带。马路上会一天有一趟客运汽车,偶尔也会开过几辆装毛竹和杉木的东风牌汽车,车后,扬起一阵黄土的灰尘。

  两座山,一条路,一条河,把邓湾村收纳在这个马蹄形里,看不到更多的天地。他们知足地过着平静,单调,负重而原始状态的生活。谁也没有想过改变和搬迁,更没有想过外面的天地是怎样的。

  有一年,大雨持续下了五天,五天里,女人纳着鞋底,男人编着棕绳。后山的泥土突然松动、下滑、倒塌,泥土滑到了二舅家房屋的后墙根上,大堂舅家的猪圈被泥土掩埋了,二外公家的厨房柱子被压斜了,姨母家的后山还有一处出现了裂缝。村民们惊慌起来,感觉整座大山就要坍塌。二舅是村小组长,他冒着大雨走了五公里山路,去了村里向村支书汇报。村支书立刻带了二舅去乡里汇报。乡里立即组织人员去实地勘查,发现山体出现滑坡现象,险情十分严峻和危急。村民显得惊恐无助。乡政府连夜送来了二十多顶帐篷,在安全地带搭建了临时住所。二舅,一个只读了三年小学的一个普通农民,作为村小组长,此时肩上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重大责任。半夜,雨依旧下得很大。马路沟渠里污浊的泥水哗哗地流淌。舅舅穿着雨衣,拿着手电筒,沿着二十多顶帐篷从东到西一路巡查。

  住帐篷的日子,乡政府每天有人来慰问,了解生活情况,送来大米、油盐、饮用水。大雨又下了整整一个星期,天终于放晴。灾情解除后,村民们又回到了老屋,内心的恐惧却很难消除。房子搬迁迫在眉睫,可是又能搬去哪里呢?

  经乡村干部和村民反复商讨,决定在望家山,开山挖土,重建一个村庄。说干就干,政府很快下拨资金。勘探队来了,铲车来了,挖土机来了。劳力全部出动,他们炸山壁,撬石头,挖泥土。他们用板车拉,用竹箕挑,开山造地。

  市县两级政府和社会爱心组织,给予了新村建设的大力支持。他们拨来工程款,和救助物资,用信念用爱心支援邓湾人重建家园。二舅是村民和政府之间联系的纽带。他每一次和乡干部进城办事,心情沉重,而每一次回家,他都特别激动和兴奋。因为他感到自己的村庄不是孤独无助,它的身后有强大的政府在支撑。

  望家山终于被铲平了半座,露出了一块月牙形的平地来,足够村民自建房。

  建筑队请来了,钢筋水泥沙子拉来了。挖地基,砌砖,打平顶,又是一番热闹景象。乡亲们东拼西借,再加上政府的补助,很快,一排排排列整齐的楼房就建好了。当暖暖的炊烟升起来,家家户户的电灯亮起来,望家山终于有了一个村庄的模样。

  邓湾村依旧是在马蹄形湾上。只是不再依在山脚,河边。而是高高地立在山顶。河像玉带一样从山脚绕过。他们站在楼顶。伸手就能摸到云,太阳离他们那么近那么近。

  转眼间,十余年过去了。政府一直在持续地关注这个新开辟出来的村庄,在新地基外围的坡面上做了防护栏和排水沟,坡面进行固化,还种植了树木,以防止水土流失和滑坡。还建起了休闲广场,粉刷了外墙,打了水泥路,装上了太阳能路灯。大多数的房子已被重新装修,贴上了光亮的瓷砖,装上金灿灿的铝合金门窗,还添置了各种家具电器,有移动信号,WIFI信号畅通无阻。远看新村,清一色的琉璃瓦在太阳下闪着金色的光芒,山村就像山顶上立着的一只雄鸡展示出它光亮的羽毛。

  每年过年,村民已不再满足于自家杀鸡宰鸭,关起门吃年夜饭。他们更像一个大家庭,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吃团圆饭。似乎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表达他们心中的喜悦和幸福的状态。连续四年,全村人都是聚在一起过团圆年。大锅菜炒起来,二十张圆桌摆起来,长龙宴吃起来,美酒喝起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合作伙伴:上饶思锐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信江
   第04版:要闻·专题
   第05版:关注
   第06版:城事
   第07版:养生
   第08版:风尚
最忆是端午
山湾巨变
竹海深处人家
在大地与天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