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文化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条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文化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10月13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镇电影院的芳华岁月

  1981年,集镇大队辖下的三个生产队,从洋口公社单列出来,成立了洋口镇。大礼堂里里外外重新装修,改造了一番,成了小镇电影院。昔日脱落得残缺不全的墙壁,刷上了白白的石灰,墙两边用红红的瓷漆写着“先富帮后富,共同奔小康”和“改革才是岀路”等大字。戏台和观礼台断裂腐烂的木板,也换上了崭新的。二楼到大厅原来歪歪斜斜、破烂不堪的木板凳,被一排排崭新发亮、咖啡色木制靠背椅所代替。人坐上去,靠着背,舒服又养神。到了电影散场,只听活动坐板竖起一片啪啪声。

  大礼堂正门高处,原来洋口大礼堂五个大字,改成了洋口电影院。昔日三天两会没有了,样板戏没有了。电影院修葺一新,变成自负盈亏的小企业。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电影盛行,电影院上映的国产片,有《敌后武工队》《地雷战》《铁道游击队》和轰动一时的武术片《少林寺》。1982年,离端午节还有几天,洋口首映《少林寺》。我成家没两年,第一次请岳父来看电影,他激动得一夜都没睡,天蒙蒙亮就动身,从七十多里外的湖丰,走路赶来洋口,看《少林寺》。

  中午碗筷一歇,茶都来不及喝一口,太阳正毒,晒得人身上直冒汗。电影院门口人山人海,买票窗口人头攒动,挤来挤去的争吵声,不绝于耳。我好不容易挤到窗口,手上捏着六毛钱,伸进窗口要买三张票,被告知连站票都买完了,自己一下像泄了气的皮球。手搓着脱下来湿透的背心,一咬牙,狠着心,从票贩子手上买了三张翻倍价格电影票。

  《少林寺》讲述隋唐年间,群雄逐鹿中原,争为霸主,王世充拥兵东都(今洛阳),号郑王,行暴政,民怨沸腾,著名武师“神腿张”抗暴助义,遭郑王侄王仁则陷杀,其子小虎亡命嵩山,垂危时为少林武僧昙宗所救,后恳请昙宗纳之为徒,法号觉远,其间邂逅一武功不凡的少女白玉瑕,互通心曲,后得知“白”是恩师之女的一段动人故事。电影每晚三场,场场爆满。第二天早上,妻子从河边洗衣回来讲,一长排蹲在青石板上洗衣的妇女,叽叽喳喳,都在讲《少林寺》,有的人衣服都忘了洗,干脆站着身子,讲个没完没了。翁婶听得着了迷,衣服被水冲走了还不知道,回家后还被她老公打了几下。我岳父看了《少林寺》回湖丰,在生产队出工时,讲《少林寺》讲得有形有色,几十个社员竖着耳朵听,地头成了说书摊,耽误了很多农事。

  1986年,神话剧《西游记》和爱情片《庐山恋》《知音》《红牡丹》等,相继在大礼堂上映,又是万人空巷。洋口有一户林姓人家,家境殷实,有一独子,正值婚配年龄,当女方带着亲戚30多个人来相亲,双方极为满意,酒醉饭饱,红包发了,金器也给女方打好,只因看一场《红牡丹》,男方挤得满头大汗,鞋都掉了,未买到一张电影票,女方生气,拍拍屁股走人,生出一些不愉快。

  洋口最热闹算电影院了。电影院门口有人用木板凳,面上放着圆圆筛子,摆上了瓜子花生、自制的汽水和茶叶蛋,叫卖。也有人把白开水盛在水桶里,面上遮着白纱布,一碗卖两分钱,每晚要卖出两大桶。

  电影院门口摆摊最早的,算苏家村的双生婻了,摆起了水果摊,从上饶进货,一筐筐地往洋口拉。家住鸡墟沿、原做石匠的刘友兴(刘大鬼)因人精明,脑子活络,做起了刷红纸和迷信品生意,早早成了万元户,参加县里发家致富会,戴着大红花,一张嘴巴笑得弥勒佛似的,整个中心街都轰动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电视和录像开始盛行,往日热闹的电影院已无人问津。2001年,电影院承包给个人,内厅没日没夜播放香港录像片,录像片大多是打斗片和色情片。外厅则是电子游戏室,暑假,游戏机前,围满了学生。

  2008年,随着科技的发展,电脑、手机盛行,人们不再热衷于录像了,足不出户,在家里观看电视、电影。电影院完全失去了曾经火爆、热闹、繁荣的场景。它孤独、忧伤、静悄悄地守着老街口。2012年,电影院被彻底拆除。

  2013年春,在洋口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政府出资18万元,社会捐资28万元,总造价46万元,在原址上,建成一个集健身娱乐为一体的小广场,及南面一个四角翘首、小巧玲珑的戏台。

  小镇电影院消失了。没有消失的,是一代人幸福的记忆。

  潘是华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合作伙伴:上饶思锐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条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文化
   第04版:专题
   第05版:关注
   第06版:城事
   第07版:养生
   第08版:风尚
半间茅棚书声朗,状元进士上饶多
细说饶北河流域草木文化
报本坊与白菜碑
大师与丰溪山水相遇
小镇电影院的芳华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