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信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信江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8月11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栽禾

  六月的阳光似火炉般的炙烤着大地,知了藏在厚密的树缝里“吱吱”的叫个不止,无精打采的树叶在偶尔一丝热风的吹拂下机械地晃动着。人们摇着扇子,擦着汗水不停地埋怨着天气真热的时候,只有鱼儿们躲在稍有些凉意的湖底欢快地畅游着。

  刚刚在炎热的阳光下结束了辛苦的稻谷收割时,人们又要马不停蹄地进入栽禾之时。拖拉机“突突”的在田野里日夜不知疲倦地翻耕着稻田。每家每户都等待着拖拉机主快些将他们家田耕好,好抓紧时间把禾栽了。

  夜色如水,辛苦劳动了一天的村民不顾疲倦,借着月色,趁着晚风清凉,去秧地将秧苗拔好,扎好,装入畚箕,留待第二天栽入田中。茫茫夜色下,纵横交错的秧田,蹲满了拔秧苗的勤劳的村民,还有在秧田追逐撒欢的孩子们。

  天刚微微亮时,父亲便将睡意正浓的我们一个个叫醒。我揉了揉双眼,打着哈欠,很不情愿地从院子里的竹床上坐起,嘴里嘟囔道:“这么早就起来,都没有睡够。”

  父亲催促道:“趁天气凉快,你们抓紧时间,早些出发去多栽些禾。在父亲一次次的催喊下,我和姐姐堂妹们赶紧洗好脸刷好牙,将凉水灌好水瓶里,提着它前往田畈。

  早上的风凉凉的,吹在脸上无比清爽,吹得睡意全无。路上全是趁天气凉快早起去田畈栽禾的村民,他们一路讲着笑话,开着玩笑,身上丝毫没有前些天辛苦割稻的疲倦。

  来到田边,望着偌大的稻田,心便有些怯了。这块正方形的稻田听父亲说足有三亩,记得几个人栽了一上午也只是栽了个冰山一角。我曾一边栽禾,一边在心里埋怨道:“为什么这么大的田被分在我家?”

  偌大的一块稻田就我和姑姑,姐姐,堂妹,堂兄几人栽,哥哥因以“学业为重”要补课逃过“此劫”。大妈和妈妈负责在秧田拔秧苗,大伯则负责运送秧苗,父亲负责抛秧苗,负责把田边上不好栽的地方补齐。

  太阳渐渐升起来了,光芒四射,给乡间田野披上了美丽的色彩。不远处,村庄家家户户的瓦房开始冒起了炊烟。刚开始下得田来,每个人栽禾都劲头十足,在田里你追我赶,都不甘于被关在“胡同”里。望着“诞生”于稻田中一排排整齐的秧苗是出于自己的手里时,心里不免充满了成就感。

  约摸到了八点多,父亲便叫我们几个回家吃了早饭。吃饱喝足后,又要重新投入一上午的辛苦栽禾中了。回到田里时,见隔壁田的堂伯一人还在埋头栽禾,父亲便问他有没有回家吃早饭去?

  堂伯一边栽禾,一边回答父亲道:“来来回回地吃早饭耽误了太多时间,一会老太婆会送饭过来的,趁着早上凉快,可以多栽点禾。”

  堂伯与两个儿子分家后,便各自忙活自家的田去了,虽有一女儿嫁到外村去了,农忙时根本指望不上。望着堂伯一人孤零零的在田里栽着禾,我小小的心里不免泛起了几分同情。

  九点多以后,阳光渐渐炙热起来,风也不似早上那般殷勤了,稻田的水也开始有些发烫了,藏在树荫下水壶的水已经凉意全无。偶尔有阵风仁慈的吹拂过来,便觉得是奢侈。

  隔壁田的堂伯估计此时又饿又累了,每隔几分钟便喊道:“呀耶,热死人了,这个死老太婆怎么还不送饭过来?”

  终于在堂伯多次的叫喊声中,远远看见堂妈的身影从圩上颤颤巍巍的走来,肩上挑来了给堂伯吃的饭菜。见老太婆终于送来了饭菜,堂伯这才停止了喊叫。

  堂妈肩挑着饭菜终于来到跟前了,可眼前一条较宽的水沟她试了几次也无法迈过去,刚好我栽禾时离她最近。堂妈便喊我去帮她将肩上的饭菜接过去,这种乐意助人的事,我是很喜欢去帮的。

  就在我接过堂妈肩上的饭菜时,脚下的淤泥突然深陷,扁担一滑失去了重心,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饭菜“咣当”一声瞬间掉入水沟底下去了。堂妈高声喊道:“糟糕了,哦吃个鬼,哦吃个鬼。”

  父亲闻声而来,见饭菜已掉入水沟底下,被淤泥染脏了吃不得了,不由得埋怨我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接个饭过来也不会?”

  见父亲责骂我,堂妈怕我会委屈地骂哭了,赶紧解围道:“不怪毛毛,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幸好后头还有粥没有掉下去。”

  堂伯也已从田里走过来了,一边接过堂妈手中的粥,一边也劝父亲不要再责怪我了。饭掉了就掉了,反正还有粥可以填肚子。

  堂伯三下五除二便将粥喝完了,他真的是饿极了。干了一上午活,体力消耗过大,饭量也肯定是极大,若不是那饭菜不小心被我打掉了,堂伯就可以美美地吃个饱了,真是愧对堂伯了。

  快正午时分,阳光愈来愈强烈了,汗水顺着额头流进眼中刺得难受。大家已没有了先前你追我赶的劲头了,我也不再在乎被关在“胡同”里了。一轮禾栽完毕,趁着喝水的功夫坐在树荫下稍作休息,顺手摘下旁边池中荷叶当扇子用。堂兄则下得池中去抽些脆嫩的藕尖摘些莲蓬分与我们吃。

  总算捱到中午了,父亲发话了,栽完这一轮就回家吃午饭去,我们便欢呼雀跃,如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般。在中午的午餐有美味的诱惑下,我们栽禾的脚步好似加快了许多。率先栽到顶头的姐姐发出胜利的欢呼,洗干净手得意地望着还在田中埋头栽禾的我们。

  因为午后的阳光最强最热,父亲让我们休息到下午五点左右才去稻田栽禾,临出发前,母亲让我们一人喝碗绿豆汤,用以降暑。经过午后强烈阳光的暴晒,稻田的水已是相当高温了,下得田来,如开水一般的烫脚,我们几个不由得发出声声毫不夸张的尖叫。望着栽了一上午的稻田仅完成了四分之一,想着明天还得继续苦干,心里不免羡慕坐在教室里补课的哥哥。

  夕阳西下,暮色渐浓,晚风阵阵吹拂,惬意无比。趁着凉爽,我们都加快了栽禾的脚步。夜色终于全面覆盖着田野,劳作了一天的村民们这才陆续收工,踩着月色回家,很多年了,家里搬到县城后,我没有再经历割禾栽禾那些辛苦的事了,堂伯堂妈也已不在人世了。然往事如昨,每当到了双抢的季节时,就会想到曾经在烈日下割禾栽禾之事,会想到那次饭菜掉水沟之事,便会再次想起善良的堂伯堂妈。

  吴桂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合作伙伴:上饶思锐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信江
   第04版:时事·专题
   第05版:关 注
   第06版:城 事
   第07版:养 生
   第08版:风 尚
上饶可以建设一个先秦前文化遗址公园
栽禾
柳絮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