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上饶文脉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专题
 
标题导航
网站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6月2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饶铜文化探源
张潜写《浸铜要略》雕塑
湿法炼铜壁画(一)
湿法炼铜壁画(二)
铜矿载重220吨的矿车
洎水河畔的聚远楼
《张潜行状碑》(国家一级文物)
德兴铜文化公园的铜炉

  本报记者 郑大中 文 / 图 

  铜

  1994年,时任江西省省长的吴官正有一次谈到赣文化时指出:“宋代江西有很好的经济基础,朝廷铸钱主要在鄱阳,德兴铜矿很早就有名。” 

  铜,是人类最早使用的金属。早在夏代,我国劳动人民就开始采掘露天铜矿,发明了炼铜方法,并用铜制造武器、工具和器皿,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铜的使用,对人类文明的进步影响深远。

  历史上,鄱阳是中国古代朝廷的铸钱中心,铅山最先采用胆水浸铁法成铜,德兴张潜的《浸铜要略》在矿冶业史上取得突破性成就。 

  早在唐代,铅山炼铜工人已使用湿法炼铜

  据有关文献记载,早在西汉,上饶的铅山永平、德兴新营等地就出现了炼铜。《明·铅书》记载:“旧云:晋太始间(265—274年),高将军逐白鹿得宝丰场铜坑(永平天排山一带),寻迹苗脉,循至积翠岩,及今铅山杨梅山、北坞、蒙坞源坑等是也,产铅及铜,置两场,而铁、银、青矾、朱皆采之供云。”唐代中期,铅山永平场的炼铜工人因使用胆水炼铜法炼铜,提高了铜的产量,朝廷就在鄱阳县马蹄山设置了专门负责铸钱的机构永平监。铅山永平场炼出的铜运到朝廷设在鄱阳的永平监铸钱。到了北宋,铅山永平场有炼铜工人10万之众。《宋会要辑稿》记载:“铅山场端拱二年(989年)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绍圣三年(1096年)又置信州铅山场,岁额38万斤。常募集十余万人,昼夜采凿。”北宋科学家在《梦溪笔谈》(卷二十五)记载:“信州铅山有苦泉(胆泉,硫酸铜水),流以为涧。挹其水熬之,则成胆矾。烹胆矾则成铜;熬胆矾铁釜,久之亦化为铜。水能为铜,物之变化,固不可测。按《黄帝素问》有‘天五行,地五行,土之所在天为湿,土能生金石,湿亦能生金石,’此其验也。”据北大教授、中国科普研究所副所长郭正谊在《水法炼铜史料溯源》一文中考证,他认为这条记载不是沈括亲眼所见,而是沈括的读书笔记,原文录自中唐时期成书的《丹房镜源》(第67页)。这就说明,至少在中唐时铅山就已获知了铁经过与胆矾接触后可以置换出铜的技术,但是沈括引录这段记载时(北宋初期),北宋朝廷尚未推行胆铜法生产。而这恰恰说明,当时只有信州一地开始用胆矾(天然的含水硫酸铜)生产铜(胆水浸铜)。   

  关于上饶地方使用这种胆水浸铜的方式,历史文献资料中还有很多记载。如,宋太宗时期成书的《太平寰宇记》中记载:“信州铅山有胆泉,出观音石,可浸铁为铜。”成书于1061年的《本草图经》记载:“石胆(胆矾)今惟信州铅山有之,生于铜坑中。”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篇》记载:“胆水浸铁成铜,曰胆铜,饶州德兴山有胆泉,亦曰铜泉,土人以浸铁数目,辄类朽木刮取屑,锻炼成铜。”宋欧阳悫《舆地广记》记载:“始饶州德兴之张潜博通方技,得变铁为铜之法,使其子诣阙献之。”

  《浸铜要略》,德兴炼铜家张潜功在千秋

  在德兴市洎水河畔的聚远楼四楼,有一幅浓缩了德兴历史文化的大型铜浮雕壁画。壁画的上半部分,反映的是张潜总结出的湿法炼铜工艺流程。

  张潜(1025—1105年),北宋炼铜家,德兴市银城镇新营村吴园人。他结合前人经验和自己的长期实践总结出一套完整的湿法炼铜工艺,于北宋绍圣年间(1094—1098年)写成《浸铜要略》、阐述了其原理而成为世界湿法冶金技术第一人。这标志着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化学方法炼铜的国家(500年后,这种炼铜法才传入欧洲)。 

  张潜生于德兴长于德兴的一个普通的自耕农家庭。“张潜,布衣,博通方技,谙胆水浸铁生铜。”(《宋史》)据德兴张氏宗谱记载,德兴张氏是由张良的十世孙张协(西晋文学家)系的一支,于唐末黄巢起义时从江淮迁居安徽歙县。北宋初年,张潜的高祖父又从安徽歙县迁到“饶州德兴”。张潜的高祖父迁到德兴,经过努力置下几亩田地,临终前嘱咐子孙要“勤稼穑,以耕读为计”。到了张潜的父亲辈时,张家人丁兴旺起来,但仍然是过着种田读书的恬静生活。张潜兄弟姐妹10人,他排行第六。父母所忧者,乃“稼穑之勤”。他父亲常对他的兄弟们说:“仕官不至将相,孰若躬为子职之为愉耶。”这是说,读书做官做不到将相(大官),还不如在家种田尽孝道愉快。

  张家人口多,家产却不多,供不起众子孙读书追求功名,张潜也不想追求功名,但喜欢读书,每日稼穑之余,保持着好学不倦的“良习”,“于书无所不窥。尤好《史记》、《三国志》,于天文、地理、人伦之学,尤精。有诗集十卷,长于古风,气格遒正,杯酒间乐章立就。”(《张潜行状碑》,国家一级文

  物,1971年出土于张潜故居地德兴吴园村。刻于北宋大观元年(1107年)3月,青石质,碑体平整,厚重丰硕。铭文清晰,书体介于正楷与草书之间,笔法奔放自由,丰秀劲丽,布排疏朗得宣。碑刻精镌细刻,完好无损,是石刻精品。碑石145厘米见方,厚15厘米;碑文纵58行,行64字,共3600余字。碑文撰述者万如石,是北宋文学家。详尽记述了张潜的生平事迹和他对炼铜事业的杰出贡献,以及有关德兴的矿冶史实和风士人情。)

  张家人口越来越旺,家庭生计的负担也就越来越重。单靠“稼穑之勤”,难以让生活好起来。当时德兴炼铜业已经很兴旺,有官办的大铜场,也有私营的小型铜场。张潜是个非常勤快的人,他在农闲时也上山采矿,甚至在镰刀挂上壁的冬天到铜场做临时冶炼工。采铜矿卖和做临时冶炼工的活很累,赚钱不多,发不了家。张潜很想办个私营炼铜场发家致富,急切想寻找到一种更为简省的炼铜方法。他根据所读书上有关“胆矾水浸铁为铜”的记载,在德兴寻找到这种“胆矾水”,用瓦罐分别装了几罐回家,并分别投入铁块。让张潜感到神奇的是,过了数天,瓦罐里的水变成清水了,罐里的铁块的体积变小了,罐底沉积下红色的“锈”状物(“铜粉”)。他把从瓦罐里倒出来的红“铜粉”放进炉子里熔炼,果真熔炼出了铜。他又带着瓦罐上山盛了几罐矿井和山沟里的“胆矾水”回家,通过浸铁后,得了“铜粉”,又通过小炉子熔炼,得了铜。实验成功了,他决心去找到更多的胆矾水。他把德兴的山头沟壑走了个遍,一共找到138条有“胆矾水”的水沟和32个“胆泉”(危素《浸铜要略序》)。

  他在有“胆矾水”的山沟和“胆泉”边挖池开槽引水,铺上铁块,“湿”出铜粉,把铜粉熔炼出了铜。短短几年功夫,他对前人和自己浸铁成铜的方法进行了总结,总结出了从浸铜方式、取铜方法、到浸铜时间的控制等一套完整的湿法炼铜生产工艺流程。张潜家很快富了起来。地方上很多人都向他请教,他毫不吝啬地把这种湿法炼铜操作流程告诉了大家。

  宋哲宗绍圣一年(1094年),69岁的张潜让二儿子张甲管理家政,自己开始整理多年的探索与实践经验,着手写《浸铜要略》以传世。宋哲宗绍圣五年(1098年),这部开世界湿法冶金先河的著作在这位博览群书的种田老人手中诞生了。这一技术的问世,改变了火法冶炼耗工量大、消耗原料多、生产成本高等缺陷,最大限度地提高了产铜数量。

  张潜以六、七十岁的高龄,历经10多年的艰辛,写成《浸铜要略》。他命二儿子张甲把书献给朝廷时,说:“此利国术也,尔(张甲)献之(朝廷)。”这句话平淡得没有一点欲求,庄重得没有一丝余地,把他的人格道德和国家大义表达得平静、直白而又干脆。

  上饶铜业雄踞亚洲之冠

  公元1098年,张潜的《浸铜要略》获得了朝廷的批准。朝廷认为湿法炼铜有费时短、成本低、易操作等许多优点,它的诞生不啻是经邦济世的一剂良方,是朝廷渴慕已久的企盼。当皇上得知《浸铜要略》竟是一位73岁老人所著时,感动不已,立时授予张潜少保府君之衔,同时分别授予其子张磬、张甲少师府君和成忠府君之衔。

  接着,朝廷连着颁发了两道诏谕:一是批准设立德兴“兴利场”,命张潜为场官,张盘、张甲协助总管铜场事务。二是在全国推广湿法炼铜,敕令江西信州铅山场、广东韶州岑水场、湖南潭州永兴场、安徽铜陵场等铜场效行其法。从此,这项冶金新技术很快在全国推广,“诸路岁收铜数百万”。据有上饶地方志记载,宋乾道二年(1166年),全国各地运往饶州永平监铸钱的铜达237787斤。永平监备有专用运铜船有280艘,常年在水中运输。到了宋高宗绍兴年间(1131—1162年),湿法炼铜产量已占全国铜产量的85%以上。当时,中国便成了世界上产铜最多的国家,德兴也因之逐步走上了“中国铜都”的舞台。直到今天,德兴铜业依然雄踞亚洲铜业之冠的宝座,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

  今天,上饶已探明的铜储量有1050多万吨(到1990年已探明的数量),占全省总储量70%以上,占全国总储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德兴已探明的储量超过900万吨,为世界上特大铜矿之一。

  2006年,德兴成功注册了“中国铜都”商标。近年来,德兴以铜文化为核心,以铜都精神为纽带,突出城市主题文化,在洎水河两岸矗立起铜鼎、铜炉等雕塑,大力打造以铜文化为主题的公园,营造“中国铜都”浓厚的铜文化氛围。    

  上饶铜文化,是中国文化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谈中国铜文化,就不能不说上饶。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上饶日报社 合作伙伴:上饶思锐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08 srxww.com ,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第01版:头版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专题
   第04版:上饶文脉
上饶铜文化探源